•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乱伦文学
  • 最新排行

    恶人成长日记 第一百一十七章 秦寿生的惩罚方式

    发布时间:2021-09-23 13:05:32   


    “你们愿意玩小姐是你们的事情,俺要玩的可都要是良家妇女。咱品味高,不能和你们混在一块儿的。”秦寿生嘟囔着,无聊地站在二楼的休息室里,向外边看着。

    突然,秦寿生的眼睛瞪大了。他看到了自己不想看到的情景:李文君和马军肩并着肩,正往对面的快餐店里走,显然是要在里边吃饭。

    “贱货!”秦寿生心中的火气澎湃汹涌,“不就几天没去看你吗?这么快就移情别恋了!不知道给没给老子戴绿帽子。”

    从阮菲菲身上,秦寿生知道,女人要是长时间不去安慰,保准会被别的男人给抢去了。以那个阮菲菲的性子,绝对是贤妻良母式的,可她被秦寿生给睡的时候,不是一样哼哼唧唧的,爽的不行了?比阮菲菲更有性格的李文君,在秦寿生好久没去安慰她的时候,和别的男人来往,太正常了。

    知道和不生气是两码子事情。怒火上头,很想下去砸马军一顿,可看看人家的体型,秦寿生非常郁闷。空手的话,两个他也未必是马军的对手。要是拿家伙的话,又怕把人给打死。这可咋办?本来对自己身体很自豪的秦寿生,终于觉得自己的体型有些矮小了。身边除了嘎子和狗子外,再没有半点的助力了。三人一起上,只怕也打不过那个人高马大的马军。

    很想忍耐一下,可看见李文君和马军在那里亲亲热热的,秦寿生的心都有些破碎,牙齿咬得格格作响。

    “嘎子,你来一下。”秦寿生喊来嘎子,低声说两句,嘎子就出门不知上哪里去了。

    看着李文君的笑脸,秦寿生的心有些痛。这种痛,并不是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反而有一种自尊心被人伤害的痛。在他的心中,李文君有着很重要的位置,只比张翠稍微差一些。比起李文君来,洪玉珠的地位不行,更不用说春红那样已经被遗忘的女人了。可看着这个在自己心中有着重要地位的女人和别的男人眉来眼去、眉开眼笑的时候,秦寿生愤怒了,愤怒到他有些失去理智了。

    “文君,在镇子里,你是我的主宰,在县里,你是我的女皇,能够主宰我的一切。你想要我怎样,我只能怎样。可在市里,我却是你的皇帝。我想要你怎样,你就得怎样。你的爸爸和姑父还管不到希望市这里。”

    马军和李文君一边嬉闹,一边吃饭,花了好长时间才吃完饭,牵着手走出门。

    马军的高大俊朗和阳光的气质很吸引女人。作为一个大三学生,他已经换了十来个女朋友了,可顶着浪荡公子名头的他,还是有女人飞蛾扑火似地送上门来。

    李文君不算漂亮,气质还可以,也是普通。她能吸引马军的,就在于手中丰厚的零花钱。和马军出去时,李文君从来就没花过马军一分钱,不管做什么,都是她掏腰包。正因为如此,马军才有了人财两得的想法。

    在马军看来,女人是要搞漂亮的,老婆是要找有钱的。以他的手腕,几下就套出了有些沉醉于和他相处的李文君的底细,知道她虽然家在小镇,但爸爸是镇长,妈妈是服装厂厂长,家中有百万家财。这样的女人,即使再丑陋,马军也要搞定她。

    “文君”,搂着脑袋只到他肩膀的李文君,马军有些费力地低头说,“咱俩去市里溜达溜达吧,晚上到我那里去,今晚那里没人,就我自己在。”

    马军的室友都被他赶出去了,为的就是今天把李文君搞定,正式确定关系,只等毕业了,他至少可以不用愁经济上有啥问题了。

    “这个,不好吧?”虽然早就不是小姑娘了,可对这么快就和马军睡觉,李文君还是没有准备。成了女人后,她确实不在乎和喜欢的人发生性关系,可马军这么快就想和她睡觉,还是让她有些失望。她本来以为,马军和秦寿生不一样,看着人高马大,却是个温柔体贴的男人,至少知道给她送花。现在看来,两人只怕都是一个德行,见了女人都想上床。

    “文君,我可是真心喜欢你的。”马风低着头,在李文君耳朵边,把甜言蜜语不断地向里边灌输,想要李文君就范。

    李文君心中有些迷茫,犹豫着是不是要答应。答应了,要是被秦寿生知道了,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是不是该先和秦寿生打个招呼,把两人的关系了结了。小姑娘心乱如麻,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面对着比和自己发生了肉体关系的男人更好的男人,是选择放弃,还是接受这个明显优秀的男人,有些难以抉择。

    见李文君脸上有些要同意的神情,马军大喜,急忙接着说那甜言蜜语。突然,马风撞到一个人身上,把那人给撞倒了。

    “你瞎啊!敢撞老子?弟兄们,给我打!”

    还没看清自己撞到了什么人,马军就觉得脑袋一疼,眼前一黑,昏死在地上。

    见一下子就把人给放躺了,几个混子不由得对视一眼,发现下手太狠了,急忙拎着棍子溜走了。留下了李文君在那里站着,大声哭泣。

    当有热心人打电话叫来的救护车来到的时候,马军已经醒了。

    觉出后脑勺的剧痛和脸上的鲜血,马军非常愤怒,不知道是谁下手打自己的。他只能归结于自己倒霉,碰到了几个混子,平白挨了一顿揍。上了担架的时候,刚才还在身边的李文君突然不见了人影,让马军非常奇怪。以他的了解,在这个时候,李文君是不会离开他的。怎么突然就没了人影了呢?马军正在想的时候,剧烈的疼痛让他很快忘记了女人,哼哼着接受急救人员的紧急救助。

    “知道是谁干的,老子一定不放过他!”这是马军陷入昏迷前最急切的想法。

    马军被打,心急如焚的李文君非常焦急,正想跟着上救护车,却被人一把抓住。没等她反应,就被人拎在怀里挤出人群。

    想要呼叫的李文君,见到来人是秦寿生,当时就老实了。她知道马军为什么被人打了,肯定是这个小混蛋见到自己和马军在一起,找人打的他。

    没有人比李文君更了解秦寿生了。她和秦寿生在一起生活了三年。三年,人的一生能有几个三年?两人之间的感情,不是那些谈了几天恋爱就要死去活来的青年男女能够比拟的。

    游戏厅里,见到秦寿生拎着李文君,秦婉刚兴奋地叫了一声,就识趣地闭上了嘴巴。

    在休息室里,秦寿生像野兽一样,扯下李文君的衣服,凶狠地冲进她的身体,用类似于**犯的动作,蹂躏着李文君,发泄着自己对她背叛的愤怒。这种粗暴的动作,反而给了李文君更大的刺激,她的声音高亢起来,兴奋地叫着。但在游戏厅那嘈杂的声音中,即使是真的**,声音也传不出去。

    当秦寿生停止动作后,李文君已经瘫倒在那里。她的身上,有着很多的淤青和撕咬的红印,本来丰腴的屁股上,一个个鲜红的巴掌印是那样的醒目。

    “呜呜呜呜。”半是愤怒,半是恐惧的哭声从李文君嘴里发出,倒是让秦寿生的愤怒减少了不少。毕竟,他对这个女人还是有感情的。

    “生子,你这个混蛋!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李文君一边哭,一边开始控诉秦寿生,“我又不是你老婆,你想睡就睡!你再这样对我,我就去告你,告你**我!”

    “你要是再敢和那个马军来往,看我怎么收拾你!”秦寿生拽过李文君,把赤身裸体的她放在自己胸膛上,瞪大了眼睛说,“你是我的女人。谁敢动你,我都会让他知道厉害的。”

    “去你的!”李文君用柔弱的拳头不停地捶打着秦寿生,“谁是你的女人!我才不做你的女人呢!告诉你,秦寿生,咱俩完了!我再也不理你了!哎,你干什么?快放手!不然我叫了!呜呜。”

    秦寿生压住李文君,用自己的身体向她宣示着主权,宣示着自己对她的占有和统治。很快,李文君就屈服了。

    “生子,我再也不敢了,我和马军没什么,就是一起吃吃饭,逛逛街,你饶了我吧。”被秦寿生搞得下体生疼的李文君,无奈地认输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