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淫色人妻
  • 最新排行

    出轨之母 第二十七章

    发布时间:2021-09-23 13:05:33   


    正当我妈渐渐停止哭泣,用纸巾擦干净嘴上的污垢,然后机械似的捡起她自己衣物穿着之时。

    站在一边的我终于出声了:“妈”她听了,背对着我的身子立刻震颤了一下,拿衣服的双手也微微颤抖着。

    见她这样,我就闭上了嘴,不言不语的缩在房间一角。

    十分钟以后,她穿好了衣物,带上了墨镜。

    但她并没有跟我说话,而是低着头,缓慢地迈步朝门口走去。

    等她出了门,我也默默地跟在她温婉曼妙的背影之后。

    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的行走着。

    出了民房,来到小镇街道,我在她身后缓步而行,一直行进至停放在街口的轿车边。

    始终沉默的她才和我轻声低语道:“上车吧。”

    说完她就打开了车门,坐进了驾驶座。

    而我也打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然后钻了进去。

    车子开动后一路行驶着。

    我偷偷瞥眼看她,因为带着墨镜,所以我看不出她脸上的表情。

    但没被墨镜遮住的脸颊上那两道泪痕清晰可见。

    我也不清楚她墨镜后的那双凤眼此时有着怎样的忧愁和哀伤。

    车子里除了引擎声外毫无动静,气氛沉闷而又压抑。

    将近一个小时以后,她终于把车开到了我家小区门外。

    当车子停稳,引擎熄火之后。

    她伸手捋了捋自己耳边的鬓发,接着就把头转了过来,犹豫着对我噎喻道:“小,小军,你,你先回去吧。”

    “妈,对,对不起。你,你,你千万别,别,别做傻事。”

    这时不敢看她的我低着头跟她道歉并劝慰道。

    她听到我这么说,脸上的神情也并没什么改变。

    只是微微地颔首,表示了解。

    见此我打开了车门,正准备出去时。

    她又说话了:“小军,过些日子,过些日子我们好好谈谈。行吗?”

    “嗯。”

    我应了声,然后就走出车子。

    迈着沉重的脚步朝小区前进。

    没走几步,我就听见了身后的轿车再次发动。

    回过身的我看着她掉转车头,向北面绝尘而去。

    见车子开远后,我也转身,继续往自己家走去。

    回到家中,心情沉重,毫无食欲的我脱掉了身上的衣物,然后进了卫生间洗澡。“哗哗”喷射的热水浇淋在我的身上,那几处因为被他们殴打所产生的淤青在热水冲洗的作用下让我疼得“嘶嘶”直抽凉气。

    但顾不了这个,草草洗完并擦干身体以后的我走出了卫生间。

    来到自己的卧室,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被窝里此刻还很冷,我尽量将身体蜷缩,好让自己温暖一点。

    但我无法入睡,因为我脑海里还时不时浮现出刚才那些令我羞辱的景象。

    于是我开始辗转反侧,从被卧里一会儿钻出,一会儿钻进。

    就这么一直折腾到夜幕降临的时候才渐渐睡去“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闲过信陵饮”浑浑噩噩的过了四天,星期三上午课间休息。

    此时,坐在教室里自己的位子上,默诵着课本上唐朝大诗人李白所作的《侠客行》的我,内心感慨万千。

    我痛恨自己不是出身于燕赵大地的豪士侠客,痛恨自己没有一身能保护我妈的过人武艺,痛恨纨绔子弟的嚣张跋扈,痛恨自己的猥琐,懦弱。

    甚至还痛恨小夏,痛恨我妈。

    总之一切的一切,如今在我眼里都是那么的令我讨厌,令我烦心。

    正当这时,我裤袋里的手机振动了一下。

    察觉之后我随即将它拿了出来看了看。

    是一条短信,打开后我发现是我妈发来的。

    里面写着:“儿子,妈妈对不起你!我不是个称职的母亲!原谅我好吗?妈妈在你银行卡里存了五千块钱。是给你零用的。妈妈准备离开这里去外地打工了。别为我担心,也别让夏叔叔知道。等妈妈安顿好,换了新手机号码以后就会给你打电话的。你要注意身体,好好学习。”

    看完短信,无法相信她会做出这种决定的我脑袋顿时懵了。

    内心原本对她涌起的怨恨顿时也烟消云散。

    生怕她会做什么傻事,我顾不了许多,连忙出了教室,来到走廊播打着她的手机号码。

    电话接通后响了很长时间才被她接起。

    沉默了一会儿,我装着胆子问她:“妈,你现在在哪儿?”

    “已经出发了,在车上。”

    电话那头的声音很嘈杂,费了好大劲我才听清楚她的话。“那,那你要去哪儿?”

    我接着问道。

    她没有马上回答,我也不出声,就这么听着那边所传来的车厢里闹哄哄的声音。“嗯,短信里不是说了吗?等妈妈安顿好了就会和你联系的。”

    一会儿以后,她才出声讲道。“不,我现在就要知道。你快告诉我,不然我不放心。”

    我没听她的话,而是坚持让她说出她此行的目的地。“我,我,小军。还是等妈妈安顿好后吧!好不好?”

    她似乎很犹豫,回话的语气也是近乎与恳求。“不行!你不说的话那我就逃课!逃课来找你!反正你给了我五千,我就花钱到处找!”

    听她还是不肯吐露行踪,有些气急的我就加重了语气,非常认真地对她说道。

    “你!嗨!别这样好吗?小军,妈妈现在心里有点儿烦,暂时不想见你们。你就让妈妈安静一段时间。行不?”

    她听了我的话之后微叹了口气,接着对我恳求道。

    我听完,觉得自己这样咄咄逼人的追问她也有些说不过去。

    于是就转换了语气,劝慰她道:“妈,那你去外地打工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别太委屈自己。”

    “嗯,那先这样吧。”

    她应了一声,说完便将电话挂了。

    我拿着手机愣了好一会儿,直到上课铃声响起才收起手机,回到教室。

    时间到了第二天的早上,早自修已经结束了。

    没吃早餐的我出了教学楼,无精打采地朝学校里的小卖部走去。

    谁知刚下楼,我就被人给挡住了去路。

    抬头一瞧,蓬头垢面,满脸胡茬,神情憔悴的小夏正站在我面前。

    他拦住我,不等我说话劈头就问:“小军,你妈去哪里了?”

    沙哑地声音里充满着焦急。“我也不知道。”

    我摇了摇头回答道。

    他听后伸手开始揉着自己的脑袋,表情痛苦地自言自语道:“怎么会?怎么会啊?为什么?为什么啊?你也不知道。那怎么办?怎么办?她要抛弃我了,抛弃我了。”

    看着他血灌瞳仁,极度焦虑的模样。

    我的内心不禁泛起一阵异样地快乐。

    眼前这个破坏我原本幸福家庭的人终于也得到了他该有的惩罚。

    想到这儿,我微翘着嘴角,无声的笑了笑。

    但一想起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又使我的心情变得阴郁起来。

    “那她有没有和你说过她要去哪里?”

    正在这时,小夏忽然又出声问我。

    我听到他的问题,低下头思索了起来,并没有马上回答。

    见我这样,以为事有转机的他连忙把住我的肩膀,激动地说道:“小军,你知道的!我爱你的妈妈!你肯定知道她去哪儿了,是不是?快告诉叔叔!告诉叔叔的话叔叔给你钱!”

    “我真的不知道!她只给我发了条短信。说要到外地打工,等安顿好了就会联系我。”

    我的肩膀被他的手捏得很痛。

    于是我不再多想,挣开他的手以后就把实话讲了出来。“真的?”

    他似乎有些不相信,再次确认道。“嗯,是真的!”

    我赶紧点头说道。

    知道了这样的结果以后他的情绪变得稳定一点儿,也不像刚才那么焦虑了。

    只见他拿出钱包,从里面取了一大叠钱递给我。

    嘴里还说道:“这钱你拿去用。等你妈跟你联系了你一定要告诉叔叔。好吗?”

    我点点头,表示同意。

    他得到了答复,然后转身迈着沉重地步伐离开了学校。

    等他走远,我则将自己手里的钱大致地数了数,足足有将近四千块。

    之后我把这些钱放进了自己的口袋,慢慢地朝教学楼走去。

    之后的半个月,小夏每隔两三天就会打给我电话来询问我妈的行踪。

    而我因为没有确切的消息也无法作答。

    他每次挂电话前都会对我长吁短叹一阵,并几次表示要去我外婆家寻找我妈。

    因为他怀疑我妈就在外婆那里。

    不过在我的力劝下还是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从他口中我还得知了我妈这次出走既没有开走那辆新买的轿车,也没有把欧米茄腕表,范思哲女士风衣还有LV坤包带走。

    总知她只拿走了自己的衣服和银行卡。

    而所有小夏曾经给她买的贵重东西都被她留了下来。

    知道这些后,我也假意的像他保证,如果知道我妈的行踪,第一时间就会通知他。

    除了小夏,这段日子陈凯也时不时叫巫豪泽,或者他亲自到我这儿来打听我妈的消息。

    对巫豪泽我还算客气,但对陈凯我则都是怒目相向,不加词色地推说自己也并不知道。

    可能是临近高考,他为了要敷衍一下他那个当县委书记的父亲也要装装样子复习功课。

    我还从巫豪泽那里听说他最近又搞了个女人。

    就因为这些,所以他也没有对我怎么样。

    冷嘲热讽了我几次之后便失去了兴致,不再来烦我了。

    爸爸在五一劳动节到来的时候回家休息。

    我和他在家里待了整整七天,没有去任何地方游玩。

    说实话,爸爸现在有点儿不可理喻。

    除了偶尔到外面打麻将,其余时间他都在家里抽烟喝酒。

    饭也不怎么烧,到吃饭的时候就打电话给楼下的小饭店点餐送到家里。

    对于我的学习成绩也要求十分苛刻,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跟我唠叨一番,甚至还会无缘无顾骂我。

    久而久之,我都有点儿不敢靠近他。

    生怕他兴致一来,又抓着我没完没了的说教和责骂。

    完全没有以前那种谦良敦厚的长者风度了。

    所以我无时不刻地在怀念着以前一家人和和美美地生活在一起的时候。

    每当这时,我都会偷偷给我妈打电话。

    但她的手机号码早已停机,无法播通。

    我也在她的QQ号里留了信息,让她快点给我回复。

    但她的QQ头像始终是灰色的,对我的留言也没做回复。

    假期一过,爸爸就走了。

    终于可以轻松下来的我也回了学校。

    又过起了三点一线,这种枯燥烦闷的学习生活。

    不光这些,我还要忍受着小夏时不时对我进行的电话骚扰。

    这种日子持续了整整一个月,直到六月初的一天。

    我妈终于联系我了,她用新的手机号码在夜自修前给我打了个电话。

    在电话里,她告诉我她现在在宁州市,也找到了工作,是在一家保险公司做业务员。

    从她说话的语气中我可以听出现在她的心情好了许多。

    得知她的近况以后我放心了,于是便怀着轻松地心态对她嘘寒问暖。

    听着我的这些关心话,她非常欣慰。

    语气温和的对我表示道她现在工作很顺利,身体也很好,要我别担心。

    还问了问我的学习情况,并让我抓紧时间学习。

    我很听话的答应了她。

    随后我像她提出这个月的月底到她那里玩。

    本以为她会同意的我却被她委婉的拒绝了。

    感到诧异的我随即就问着原因,只听她跟我柔声解释道:“小军,月底公司有单业务要妈妈去处理,所以没什么时间陪你玩啊。要不下个月,下个月你就放暑假了。到时候你再来行不行?”

    我听完她的解释后考虑了一下也答应了。

    紧接着我又问了她现在的居住地址,这个她到是很快做了回答。

    记住她的住址以后又和她聊了一会儿,直到快上夜自修的时候我才和她话别。

    回到教室,我边看书,心里边想道:“不知道她在那里的日子到底过得怎么样。要不提前去看看?”

    左思右想了一阵,我还是决定不通知她,偷偷跑过去看看。

    宁州市是我省仅次于省城的大城市,它位于我省的正北部,去那儿的路程比去我省中部的省城还要远。

    长途车从我们这儿出发到那儿要花上七八个小时。

    该市所辖的武海区毗邻大海,区里有个能停泊万吨货轮的深水港。

    所以宁州的外贸业和货代业非常发达,而这些产业的发展也带动了宁州的繁荣。

    平时常听人说那里怎么怎么好,高楼大厦怎么怎么多。

    这次乘机会我到是想去见识见识。

    三天后,星期六的早上,头带灰色耐克遮阳帽,穿着淡蓝色锐步长袖运动衫和真维斯牛仔裤,足蹬棕色匡威帆布鞋,肩头斜挎装着松下CD机的黑色小包的我来到长途车站。

    买好去宁州的车票,等了没多久就登上了豪华大巴。

    到了发车时间大巴也没有耽搁,很快开出了车站。

    出了县城,过了高速收费站以后沿着高速公路像宁州飞驰而去。

    我无心欣赏沿途的风景,将自己的座位调整到最舒服的位置以后便半躺着,嘴里嚼着口香糖,耳朵里塞着耳机,边听CD机里播放的音乐边闭目养神。

    下午五点一刻,载着我们这些乘客的大巴终于到了宁州市的长途车站。

    在车里睡了一觉的我等大巴停稳以后就迫不及待地下了车。

    向周围看去,车站的四周人声鼎沸,一片喧嚣的景象。

    我一路向车站出口走去,时不时就会有黄牛票贩和中年妇女来骚扰我。

    不是兜售黄牛票就是硬拉着我去附近的小旅馆住宿。

    把我弄得是焦头烂额,心烦不已。

    等出了车站,我早已是一副衣着凌乱,满头大汗的模样了。

    送了口气之后我招手叫来一辆出租车。

    让他带我去找家条件不错,价格也实惠的宾馆。

    这个司机是个很健谈的人,一路上不停地寻找着话题和我聊着。

    我没有把实话告诉他,只是说自己是来旅游的。

    他得知以后就开始给我介绍宁州市的一些景点。

    什么火凤山主题公园啊,市区解放路商业步行街啊,武海区滨海路的海鲜夜排档啊,樊河坊的古玩一条街啊等等。

    不光这些,他还说了几个市区里最好玩的娱乐场所。

    例如零点酒吧,MAX酒吧,DS音乐吧,豪情夜总会。

    对于这些我也挺感兴趣,一边聆听同时嘴里也时不时的搭着话。

    出租车穿街入巷,左弯右拐。

    行驶了半个多小时后终于在一家假日宾馆的大门口停下了。

    我付完车费,和司机道别后就下了车,朝宾馆里走去。

    在前台开完房间后我乘坐电梯,来到自己的房间门外。

    用门房卡打开门,走进里面大致看了看。

    房间很干净,设施也齐全。

    随后我就脱了衣服进卫生间冲洗了一下,这之后过了大约二十分钟。

    晚上六点半,我便出了房间,离开了宾馆。

    在离宾馆不远的一家快餐厅吃过晚饭后。

    我就开始满无目的地在这座繁华地城市闲逛了起来。

    为了不让人打扰,我把自己的手机扔在了房间里并没有带出来。

    宁州不愧为我省的第二大城市,大街上来往的轿车川流不息。

    两边则高楼林立,那些大厦楼顶的大型景观灯把天空照射的五光十色。

    华灯璀璨的街面上到处都是夜晚出来逛街的路人。

    各种各样的消费娱乐场所也是灯红酒绿,一派车水马龙,热闹非凡的景象。

    看着这些,让我暂时忘却了心头的烦恼,怀着愉悦地心情畅游在这座繁华地城市中。

    晚上八点半,有点儿逛累的我上了一辆出租车。

    跟司机讲了我要去的地方以后他马上驾车向那里开去。

    将近两个月没看见我妈了,心里有些忐忑的我暗暗想着:“这次远远看她一眼就行了。看一眼就行了。”

    出租车行驶了大概三十多分钟才到达了我的目的地宁州市樊河区下关路红旗弄劳动社区。

    这里也就是我妈现在的居住地。

    下了出租车后我观察着,这地方不可和市区繁华地段同日而语。

    在昏黄浑浊地路灯映射下满目都可瞧见一幢幢外貌老旧的楼房。

    可以说这儿就是宁州市的郊区了。

    来之前我上网查询过,这个社区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建造的。

    当时还算不错,但随着城市的快速发展,这里渐渐变成了落后地区。

    很多原本住在这里的居民都纷纷重新买了房子,搬出去居住了。

    所以这地方现在居住的人绝大多数都是外来打工者,还有一部分因为年纪大,不愿意再次搬家的老年人以及生活穷困,无力在别地买上新房的家庭。

    在社区外徘徊了好一会儿,我才朝里面走去。

    跟门口传达室的保安问清楚我妈所住楼房的方位后我继续前进。

    没多久就到了十二号楼的楼下,这幢楼二单元六零三室就是我妈租住的房子。

    我站在楼下,抬头看了看顶层六楼的窗户。

    那里漆黑一片,似乎并没有人。

    于是我围着这楼转了一圈,发现背面的六楼窗户也都没有开灯。

    见此我就靠在一根路灯下,边抽烟边猜想道:“睡了?还是没回来?”

    抽完香烟,我看了眼腕上的手表。

    已经九点五十了。

    刚才下车的时候司机提醒过我,这里的公交车站最后一班是晚上十点一刻。

    没赶上的话就要走几公里的路,到另一个站点去等车。

    于是我抓紧时间往外面快步走去。

    快到大门口时,我看见一家开在社区里的小卖部。

    有点儿口渴的我就朝那儿走去。

    “老板,一瓶可乐。”

    我拿着张十元纸钞对正在看电视的老板说道。

    店老板是个男的,面容略显老态,看起来有五十多岁了。

    他听见以后便慢腾腾地从货架上拿了瓶可乐递给我。

    我顺手接了过来,同时把钱给了他。

    正在这时,从外面又进来了一个男人。

    大声地对老板说道:“李哥,来包精品宁州。”

    “又先欠着是吧?你都已经在我这儿赊了五百六十一块了。啥时候还啊?”

    老板一边从柜台里拿出一盒包装精美的香烟一边对那人抱怨道。

    此时已打开可乐瓶盖喝起来的我看了那人一眼。

    男的身高一米七左右,三四十岁的年纪。

    穿着件黑色的紧身背心和一条同色的裤子,脚下套着双拖鞋。

    看上去这人有些黑瘦,脸颊深凹,颧骨高耸,双眼浑浊,一副酒色过度兼营养不良的模样。

    “嗨!这么多年邻居了。说这些可没劲了啊!”

    那人对于老板的抱怨毫不在意,拿起柜台上的香烟以后立刻撕开外包装,抽出一根叼在嘴里。

    点上吸了口后接着说道:“等兄弟我开工了就来销帐。哎,别站着啊,再给拿两瓶啤酒,一包花生,一罐午餐肉。”

    “操!你这混帐东西把我这儿当救助站啦!瞧你这副熊样儿!工作也不去找,就知道去赌场瞎混。怪不得你老婆要带着孩子跑路。”

    老板看起来和那人关系不错,虽然嘴里骂骂咧咧地数落着,但还是把他要的东西一一放到了柜台上。

    同时他也没忘了把零钱找给我。

    拿到钱,我正转身向外走去的时候。

    那人传来的说话声便让我立刻停下了脚步。

    只听他神神秘秘地对店老板问道:“喂,李哥。你知道不知道我家楼上那个刚搬来的女人是干什么的吗?”

    老板听了后懒懒地反问他:“你说的是那个刚来两月,留着头长卷发,看上去三四十岁左右,挺漂亮,气质也不错的那个?”

    “是啊!”

    那人连忙答道。

    然后他正接着想说下去的时候发觉到我还站在店里听着,于是便闭口不言了。

    老板也瞥了我一眼。

    见此我便只能出了店门,溜到门边,竖起耳朵偷听着他们的谈话。

    因为我断定他俩所说的那个女人就是我妈。

    只听见那人等我出去后继续对老板说道:“要说那女的长得可贼他妈的勾人!极品!绝对的极品!那对大奶子每次我见了下面都硬的像钢条一样。就想把她给压在床上好好的干一次!我齐斌混了这些个年头还从没见过这种年纪还长得这么漂亮的女人”正当他唾沫横飞,滔滔不绝地向老板描述着我妈的美丽成熟之时。

    老板也被他勾起了内心的好奇欲,他不耐烦地打断了那人的话并且着急地问道:“别废话了,快说那女的到底是干啥的。”

    “嘿嘿,告诉你啊,那女的就是个做鸡的!”

    听到这石破天惊的一句,我的心不禁“咯噔”猛跳了一下。

    就在我惊恼的同时,店老板也惊诧地问道:“不会吧?”

    “为啥不会啊!”

    那人反诘了一句,顿了顿以后又坏坏地讲道:“我这么说是有证据的。你李哥也知道我的为人,每次在场子里,要是赢了点钱我肯定会带几个朋友去饭店里好好搓一顿。这不就上星期五,我们在晶华饭店吃饭的时候。我就看见那女人和另外一女的,两个人都穿得挺风骚的,陪着两老板模样的男人在一间包厢里吃饭。我偷偷看了一会儿,其中一男的一边吃一边摸那女人的大腿,还有屁股。你猜那女的怎么样?嘿!根本没什么反感,还和那男的说说笑笑!想起她那股子欲拒还迎的骚样。啧啧啧!要是老子有钱的话”后面的话我已经不想在听了,于是便转身朝大门走去。

    等上了公交车,坐在最后一排车位的我耳边还回荡着刚才那个男人的话语。

    漆黑紧闭的门窗,保险业务员,陪男人吃饭,妓女。

    这些东西都萦绕在我的脑海中,久久不能散去。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