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乱伦文学
  • 最新排行

    恶人成长日记 第一百三十二章 说不清道不明的姐弟情

    发布时间:2021-09-23 13:05:35   


    没等秦寿生屁股坐稳,嘎子、狗子就冲进来,拉着他要出去溜达。

    秦奶奶急了,蹦着高地骂:“小兔崽子,别把俺孙子带坏了!不然,我打断你们的腿!”

    在老太太心中,孙子是大学生,已经是高人一等的人了,将来要在城里过日子,不能和嘎子他们这样的泥腿子一起混,那样会掉自己的架子。

    走出老远,嘎子很憋屈地说:“靠,谁带坏谁啊!你是我老大,我还能带坏你?”

    摆出老大的做派,秦寿生问:“你们俩的钱都交给家里了?”

    狗子沮丧地说:“就留了五十块钱,想着过年的时候耍耍,谁想昨儿晚上就输光了,真晦气。”

    秦寿生摇摇头,掏出四百块钱,递给两人:“拿着去玩吧,再输了,老子可不管了。”

    嘎子、狗子大喜过望,接过钱,蹦着高地跑了,直接奔老六家赌钱去了。

    正想上张算计家看看,却见张翠开着车回来了,秦寿生急忙迎上去。

    下了车,张翠脸上都是泪痕,扑到秦寿生怀里放声大哭。

    秦寿生慌了,急忙把张翠带到屋里,连声问:“咋回事?咋回事?这大过年的,哭啥啊!”

    张翠呜呜呜呜地哭完了,哽咽着说:“怎么能这么贪心啊!我不回来,他们一分钱也得不到,也没见他们不满意。我回来了,带了东西,带了钱回来,还是没得到半句好话。你说,我还回来干什么!”

    见张翠过于激动,秦寿生把她抱在怀里,像她小时候哄自己的时候哄着她,让她逐渐平息下来。

    半晌,张翠才冲抽泣中停止下来,喃喃地说:“看见我回来,家里人都笑脸相迎,包括我们家的小亮子也是一口一个姐姐地叫我。我心中很高兴,把礼物都拿给了他们,几个叔叔、大爷、姑姑的,都准备好了。突然,那个李寡妇开口,说我不懂事,忘了她们家那边的亲戚,说你妈不在,我就是你妈,我家的亲戚难道不是亲戚吗?你净顾着你们张家这边的亲戚,我家那边的亲戚,你咋一个也不管呢?还有,你穿着的大衣,就自己穿着,也不想着给妈买一件。你说,她要不要脸啊!这件大衣好两万块了,要不是你给我买的,这辈子我都舍不得买。我妈都没有呢,她还想要。她们家的亲戚,我连认识都不认识,凭什么给他们礼物啊!我想了,以后叫我爸去城里,我是不回来了。”

    “操!”秦寿生怒气勃发,“该死的李寡妇,敢欺负我老婆?妈的,我现在就和她算账去!”

    他这一发火,反而把张翠吓着了。见秦寿生要找李寡妇算账,张翠急忙跳到他身上,拦着他,不许他出去:“死小子,清官难断家务事。我家的事情,不用你管!”

    秦寿生大吼一声:“操!”却也知道人家的事情,自己插不上嘴,只好出去抱了几捆草烧炕,借着做事情来缓解自己心中的郁闷。

    张算计是张翠的亲爹,李寡妇是张翠的继母,两人还有一个儿子,十几岁的张亮。不管冲着谁,秦寿生都不能把李寡妇如何。张算计五十多岁的人了,还需要李寡妇伺候他呢,张翠人在城市,也不能照看她爹。为了爹,在李寡妇找事的时候,她唯有忍气吞声。

    张翠躺在炕上,不住地抹眼泪,显然心中还是想不开。

    秦寿生有些絮烦了,对张翠说:“一年也就回来这一回。先把给我爷爷奶奶的东西给他们吧,省得大过年的上火。”

    他是不想见张翠掉眼泪,张翠却以为他是为了她着想,心中有些感动,搂住秦寿生,不住地亲他,感激地说:“小弟,你终于长大了,懂事了。死小子,你要是再大一点,姐姐就真给你当老婆了。”

    秦寿生开始剥张翠的衣服,笑着说:“你现在就是我的老婆。”

    “别,大白天的,你爷爷奶奶能听见。”张翠可没秦寿生这样子性急,虽然心里想,可还是要脸面的。

    “管那些干嘛?”秦寿生可不管这些,压住张翠不放。这个时候,他想到了自己小时候趴在她身上到处乱摸的场景,想到了张翠上次回来时,自己在她身上起性的时光,久远的回忆涌现在脑海,让他忍不住要在大白天占有这个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

    张翠身子变热,喘息着说:“你想睡我,可以,想当我男人,没门!死小子,一想起你小时候那个流鼻涕、光腚的奶奶样,姐就觉得没劲。”

    被人当面提小时候的溴事,是每个人最不愿意提的事情。秦寿生又气又怒,噗嗤一声,进入张翠的身体,怒声说:“我哪点比不上那个家伙了?你都和我睡觉了,还不想当我老婆。”

    张翠咬着牙,忍受着身体的快感,颤声说:“小弟,姐和你没有共同语言啊!姐喜欢你,爱你,把你当作最亲的人,唯独没有爱人的那种感觉。姐求你了,放过我吧。”

    “共同语言?”秦寿生放缓动作,疑惑地说,“咱俩一起,唠一天的磕也不觉得闷,那不是共同语言是什么?”

    张翠摇头说:“小弟,不是这个样子的。姐看见你,心里很高兴,非常地高兴。可看见姐的男朋友,心里就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喜欢,是一种有些神秘感的喜欢,是女人对男人的喜欢。姐对你的喜欢,是姐姐对弟弟的喜欢。因为把你当弟弟了,姐才能容忍一个自己没有爱情的男人**自己,又一次次地进入身体,却心甘情愿,没有怨言。如果是别的男人违背了我的意愿,要**我,姐就是死,也不会同意的。”

    听了张翠的话,秦寿生有些难受。打小以来,张翠对秦寿生,除了付出,从来就没有索取。反而是秦寿生,从来就没有帮助过张翠半点。奇怪的是,两人把这种关系看得非常自然,仿佛张翠天生就应该付出似的。这种关系,和母子之间的关系非常相像。只是两人不知道罢了。

    觉得秦寿生的动作变缓,张翠推了他一下,嗔道:“死东西,把姐的性子撩起来,你倒要成废物了。快使劲!”

    强打精神,满足了张翠后,倒在炕上,秦寿生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发觉小弟陷入到自责中,张翠急忙搂着他,安慰说:“别自责了,和你睡觉,姐从来就没有后悔过。”

    秦寿生用低沉的声音说:“姐,我真不是东西!干什么都要让你操心。你放心,姐,以后我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一定要好好对你,保护你,不让任何人伤害你。”

    张翠笑着说:“好啊,我的弟弟终于长大了,知道为姐姐考虑了。你永远都是姐姐的弟弟,永远都是!”

    两人紧紧地搂在一起,赤裸的身体亲密无间,却没有半丝情欲的念头在心中生出。曾经纯洁无暇的姐弟之情,又在心中生出。

    “姐”,秦寿生喃喃地说,“你说,小时候,我们想长大,可是,长大后,又有那么多的烦恼。到底是长大好,还是永远不长大好啊?”

    张翠叹息着说:“以前,李寡妇打我的时候,我心里就在想,等我长大了,一定要狠狠地揍她一顿,看她还敢不敢揍我了。现在想来,是多么可笑啊!李寡妇现在骂我,我也不敢还口,就害怕她对我爸不好。相比起来,我宁愿不长大。”

    秦寿生狠狠地说:“我要长大!小时候,我就想长大,让那些欺负我爷爷奶奶的家伙尝尝我的拳头。所以,尽管有太多的烦恼,我还是要长大。”

    张翠心里一颤,急忙说:“生子,以前的事情就算了吧。不要搞出事情来,不好收场。”

    秦寿生冷笑着说:“当初他们欺负我爷爷奶奶和我的时候,可没有半分的怜悯。如果不是为了我,爷爷奶奶都有和他们同归于尽的想法。我没有爸爸,当初是敢怒不敢言。现在好了,我终于可以替爷爷奶奶出气了。”

    张翠使劲地掐秦寿生,警告他说:“你要是敢闹出事来,我再也不理你了。”

    秦寿生笑着说:“我是说着玩的,姐,我哪里有本事报复他们啊!”

    “那样最好,你还没傻到家。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不用着急,该得报应的人,一定会得到报应的。你好好的生活,过上好日子,就是对那些人最大的报复。”

    正说着,张翠突然感觉下面有东西顶着自己,白了秦寿生一眼:“死东西,又想坏事了。”

    秦寿生有些尴尬,急忙说:“是它自己这样的,我没想的。”

    张翠脸色有些羞红,平躺着身子,一句话也不说。秦寿生急忙爬上去,开始行使一个男人特有的能力。

    中午有事,先发出来。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