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乱伦文学
  • 最新排行

    恶人成长日记 第一百三十三章 冲突上

    发布时间:2021-09-23 13:05:37   


    早晨九点,捂着大被睡觉的两人才不情愿的醒来。

    昨晚,两人各自出去和以前的村里的相好的同龄人胡闹,闹了大半夜才回家,结果就成了懒虫了。

    张翠穿好衣服,将秦寿生的被一掀,不客气地说:“起来,起来,该上镇子里买烟花了。”

    有钱了,自然要在门面上装饰一下。在农村,过年的时候,放多少鞭炮、多少烟花,是衡量每个家庭实力的依据。

    以前过年的时候,秦山都是买盘鞭放了就草草了事。今年,秦寿生可不想这样,他要让所有的人都听见秦山家放了多少鞭,看见秦山家放了多少礼花。

    两人开车出了家门,就看见秦开源和儿子正在大门前贴对联。

    听到发动机的轰鸣声,秦开源和秦寿刚都转过头来,和秦寿生的眼神对上了。

    秦寿生的眼神是冷冷的,秦开源的眼神是不甘和无奈的,秦寿刚的眼神是嫉妒和郁闷的。

    香车美人,不管是什么样的男人,心里都有着占有的念头。秦寿刚也想,可惜只能是想想而已。他书念得不咋地,在家干活,仗着姑父赵敢干的门路,小日子过得也不错。不过,和今天的秦寿生比起来,相差得可不止一星半点了。至少,秦寿生身边的张翠,可不是身为农村人的他能够得到的。

    车走得不见踪影,秦寿刚的眼睛还是没有收回。

    秦开源骂道:“看什么看!你要是有点出息,考上大学,这样的城里姑娘,找几个找不到?”

    秦开源一生最引以为憾的事情,就是自己的这个儿子太笨了,连初中都没有毕业,十足一个文盲。秦大拿压制了秦山一辈子,却在孙子上面输了,输得非常彻底。一上火的时候,秦大拿就拿这事骂儿子,说他生了个脑子笨的孙子。被爹骂了,秦开源就拿儿子出气,不是打就是骂儿子。

    秦寿刚不服他爹的管教,不忿地说:“光说我,也不看看你自己的脑子,笨得和驴似的。爹这个德行,还指望着儿子考大学啊!”

    “你!你敢骂你爹!”秦开源举起手,没等打到,秦寿刚一掀,把他掀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气急之下,秦开源撸起袖子,就要和儿子打架。刚要动手,他就想到今儿是大年三十,不好打架,只好郁闷地回屋生气去了。

    自己贴对联的秦寿刚,嘴里嘟囔着:“得瑟什么,有你掉毛的时候。到时候叫你哭都没地方哭去!看你他妈的还敢打老子?”

    站在镇子的交通要道上,大亮两手叉着腰,尽情享受着别人对自己畏惧和羡慕的眼神。

    自从老三被枪毙后,在沿河乡党委书记董文革的慧眼识人下,小甸村的大亮成了附近海滩的拥有者。

    天降洪福。大亮在狂喜过后,便开始招兵买马,很快聚集了三四十个附近的混子,其中还包括当年老三手下的十几个人,控制了海滩的局面。

    一年下来,除了上交给乡里的承包费、发给手下的辛苦费、打点乡里那些领导的好处费,大亮手中还剩了几十万,虽然比不上老三挣得多,可大亮也挺满意的。

    今儿大亮来镇子里,也是闲着没事,被几个兄弟鼓动,来镇子里闲逛的。镇子里的混子不少,可敢招惹大亮的也不多。站在大街上,大亮感到一种由衷的快意:这才他妈的活的是人样子啊!

    嘀嘀嘀,一阵汽车喇叭声吓了大亮一跳。

    大亮非常生气,不去想自己站在大道中间挡了人家的道,反而回头骂道:“妈了个巴子的,想死啊!”

    坐在车里,见一个男子站在大道中间,掐着腰,秦寿生本来就觉得奇怪,被他骂了,更加恼火。

    “那是疯子,别理他。”张翠拦住想出去理论的秦寿生,方向盘一打,嗖的从大亮身边拐过去,吓大亮一跳。

    “操你妈!有种你站住!大爷整死你!”大亮跳着脚大骂,引来了不少厌烦的目光。

    大亮的嗓门很高,高到他的几个兄弟都听到了,没几分钟,他们纷纷从别处赶过来,问候老大。

    听说有辆车扫了老大的面子,几个人立刻叫起来,骑上摩托追了过去,要收拾那辆车的司机,给老大出气。

    来到批发鞭炮的地方,秦寿生先是要了几盘一万头的电光鞭,又要了十来个大礼花,合计一下,需要五六千块钱。

    见秦寿生毫不犹豫地掏出钱来,张翠有些心疼,可还是没有说什么。她也在农村呆过,知道没地位的家庭在农村不但受人轻视,还受人欺负。秦寿生受了这么多年的气,发泄一下也是正常的。

    交了钱,秦寿生看见几个烟花,就想着要商店老板出血。

    “老板,买你这么多的礼花,给几个小烟花吧。”

    没等老板说什么,秦寿生突然听到张翠在后边尖叫:“干什么!你们!”

    回头一看,秦寿生睚眦欲裂,拎起两个酒瓶子就冲了过去。

    在轿车旁边,几个骑着摩托车的男子下了摩托,把张翠围在中间,有两个男的抓住张翠,正用手摸她的胸部。

    “这妞胸不小啊,摸着真舒服啊!”几个喝酒了的混子把张翠围在中间,开始耍起流氓来。

    “咔嚓”一声,一个酒瓶子在一个混子头上碎开,成了渣滓。

    没等混子们明白,另一个酒瓶子又在另一个混子头上开花了。

    秦寿生拎着两个破酒瓶的嘴子,四处乱捅,划破了两个混子的手,也把另几个混子的棉衣都划破了。

    突然的袭击让那些打架打惯了的混子们也慌了,轰然散开。

    张翠拽着杀红了眼的秦寿生,大声叫着:“生子!不要杀人啊!”

    那几个混子退出去,恢复了理智,发现自己吃了大亏,纷纷四处寻找趁手的武器,准备给秦寿生一个深刻的教训。

    发现不妙的秦寿生,立刻拽着张翠退进了卖鞭炮的商店,随手抄了一根用来顶门的棍子,冲了出去。

    不是秦寿生狂妄,想一个人打好几个混子,而是他们拎着东西冲着张翠开的汽车来了。

    这汽车可是王彩凤冲别人借的,要是被砸了,秦寿生可不知道怎么和妈交代。

    当先一个混子拿着条板凳,冲着汽车就去了。

    “啊!”一声惨叫从这个混子的嘴里发出。他捂着自己的手腕在那里不住地哀鸣着。

    秦寿生的一棍子将他的手腕打骨折了。

    手中有了棍子,秦寿生仿佛变成了无所不能的战士,在水中天天挥舞棍子练习的好处显现出来,只是简单地单手直刺,便刺破了三个混子的嘴巴,让他们捂着嘴,用带着血和漏风的压的嘴巴含糊地骂秦寿生。

    他们毕竟只是混子,不是杀手。打架就是打架,不需要分个生死。像秦寿生这样疯狂不要命的主儿,遇上了,他们都是向来敬而远之的。

    站在远处,大亮已经有些疯狂了。

    “操他妈的!那里来的小鳖犊子,敢打老子的脸?兄弟们,砍死他!”

    别的事情都可以忍耐,唯有这面子不能丢。大亮一向信奉头可断,血可流,面子绝对不能丢。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